特别报道 | 氟氯氨草酯开启灭生性除草剂新纪元

KingAgroot  清原农冠   2020年1月1日

2019年9月10日,清原农冠(KingAgroot)研发的新一代灭生性除草剂专利化合物“氟氯氨草酯”获得全国农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正式命名,标志着清原公司的灭生性除草剂将从研发管道正式向商业化迈进。这是清原在继“环吡氟草酮”、“双唑草酮”、“三唑磺草酮”、“苯唑氟草酮”获得登记后又一重大突破,也是未来5年上市6个新除草剂专利化合物中的一个。

灭生性除草剂(又称非选择性除草剂, Non-Selective Herbicide,简称NSH)是除草剂的最大的一个类别,该类除草剂以在不同植物间没有选择性而著称,广泛应用于非耕地、免耕地、农作物田等除草,对杂草的防除具有重要作用。据统计,2016年灭生性除草剂全球销售额约87亿美元,占据除草剂全球总销售额(227.4亿美元)的三分之一多,其中仅草甘膦、百草枯、草铵膦合计销售额达75.4亿美元(数据来源Phillips McDougall公司,更多灭生性除草介绍请见附录)

灭生性除草剂在农业生产中的地位非常重要,但也面临着重大挑战,主要表现在:

1、抗性问题凸显

灭生性除草剂抗性产生普遍较慢,但长期反复使用也会产生抗性。截止到2019年12月24日,已报道有31种71个生物型、47种317个生物型、4种7个生物型的杂草分别对百草枯、草甘膦、草铵膦产生抗性。例如在中国,对草甘膦产生抗性的小飞蓬、牛筋草在果园、蔬菜基地已成为严重问题。

2、安全性问题

作为第一大灭生性除草剂的草甘膦,在美国几起被指致癌的诉讼案中败诉,在欧盟被禁用,这一影响逐渐在全球范围扩展。百草枯对哺乳动物毒性在灭生性除草剂中是最高的,在多国包括我国已被禁用。另外,现有的灭生性除草剂活性较低,单位面积使用剂量较高,也会对环境造成更多污染。

3、品种老化,青黄不接

这些灭生性除草剂中,草甘膦于1974年上市,至今45年历史,即便是上市最晚的草铵膦,距今也有37年的时间,由于长期反复使用抗性问题越来越严重。百草枯由于对哺乳动物的高毒性被禁用后一直缺乏新的除草剂来替代。

“氟氯氨草酯”是清原农冠®研发的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一代合成激素类灭生性除草剂,具有如下显著特征:

1、更广更稳定的杀草谱

1)对禾本科、阔叶类、莎草科等类别的大多数杂草防效优异。在合成激素类除草剂对阔叶类和莎草科杂草广泛杀草谱基础之上,“氟氯氨草酯”突破性地扩展了对禾本科杂草的杀草谱,对牛筋草、马唐、稗草、千金子、狗尾草属杂草、稻李氏禾、日本看麦娘、看麦娘、狗牙根等大多数禾本科杂草具有优异防效。

2)对草甘膦、百草枯、草铵膦杀草谱有较好的补充。“氟氯氨草酯”对草甘膦耐药性杂草,如鸭跖草、刺儿菜、苣荬菜、苦苣菜、问荆、田旋花、酸模叶蓼、葎草、独行菜、碱蓬、鬼针草、藿香蓟、牛膝菊、劳豆等,具有优异防效。

3)与草甘膦、百草枯、草铵膦不存在交互抗性。

2、控草期较长

“氟氯氨草酯”具有一定的残效活性,可提供较好的控草期。氟氯氨草酯控草期优于草甘膦、百草枯、草铵膦、敌草快,可有效减少施药次数。 

3、具有良好的低温效果稳定性

“氟氯氨草酯”对温度具有更好的适应性,低温天气下对杂草仍保持较高的活性,药效稳定。

4、可以和基因编辑和转基因的抗除草剂作物种子配套使用

“氟氯氨草酯”未来可以配套相关抗性作物种子,成为美洲大豆,棉花,玉米田抗草甘膦,草铵膦系统外的第三套系统。可以有效解决日益泛滥的草甘膦、草铵膦的抗性杂草,大幅降低除草剂使用剂量,提高作物生产力。

随着百草枯、草甘膦等逐渐禁用,及越来越重的杂草抗性问题,“氟氯氨草酯”作为新一代合成激素类灭生性除草剂,将有机会成为全球灭生性除草剂市场中最新颖的解决方案。